秦升专访直面"跺脚事件":后悔也没用 干嘛要退役

  第74分钟,秦升站到了场边,被他换下的是进球功臣之一的马丁斯。距离他上一次在正式比赛场上亮相,已经过去了整整51天。借用远在土耳其的登巴巴一天前在自己伤愈归来的第一场比赛和第一个进球后说的那句话,秦升也是“在前进的路上又迈出了一步”。

  沦落预备队 主动搬行李

  申花的航班在5月1日17点14分抵达丽江,有和他们同班飞机的申花球迷拍到秦升推着一辆堆满行李的推车走出机场的照片,而在他身边的其他队友,则都一身轻松地往外走。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由于行李太多,一般都需要几名球员帮着工作人员一起运行李,而这样的任务通常被留给预备队或者一队的替补球员。即便如今暂时沦落到了预备队,其实并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秦升是主动承担了这份责任。

  一个多小时后,他从球队在酒店包场的餐厅走了出来,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拿一只氧气瓶。你以为半年停赛以及下放预备队的处罚会打击到他的整个人生以至于让他消极沉沦。这或许是会落到寻常球员身上的命运,但显然不是他的,他总是那个不走寻常路的人。秦升在餐厅前后呆了不到五分钟,第一个走了出来,笑嘻嘻地吐槽了几句餐食,“连鸡排都是生的。”看到记者举起手机对着自己,他还是眯着眼笑,“你别拍,咱们就唠唠嗑,拍啥呀?”

  虽然是为了这次足协杯比赛才被抽调回一队,但是比赛前一晚据队里的人说,他现在的状态比较糟糕,很可能不会首发。果然,第二天的比赛中他被放在了替补名单中。这其实并不在意料之外,自从3月11日那场比赛之后,他已经在预备队中混迹了超过一个半月的时间。虽然之前和一队练了几天,但一个人到了他这种三十挂零的年纪,状态恢复的速度就不能和年轻人比了。不过,他作为一名球员的心气仍然还在。他说起自己在前两天的训练里不小心在防守时让一名队友受了点轻伤,脸上露出几分抱歉的表情。他是太珍惜这次重回一队的机会了,所以把每一次训练都当成了比赛那样真刀真枪地去拼杀,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向主教练证明,自己依然是那个值得对方信任的队员。尽管天生的傲气不允许他把这句话说出口,但他的确太想留在一队了,毕竟这是自己在半年时间里除了足协杯之外没有比赛可踢的情况下唯一保持状态的方式了。他只是说,球队现在的伤病情况也比较多,如果有需要,自己一定随时准备出力。 

  暂返一线队 笑容重返脸上

  申花俱乐部是在他那张红牌的当晚做出将其下放预备队并只发放上海市最低工资的决定的,然而这种做法并没有换取足协的丝毫理解和宽容,照样下达了一纸几乎史无前例的处罚决定。那么到了今天,俱乐部是否应该考虑让他正式回归了呢?“这辈子第一次吃低保,是什么感觉?”他听了也不恼,只是笑,说自己现在是真穷了。但他并不为钱着急,能回到一队,尽管呆多久未定,就足以让他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这和他跟随预备队打客场,是完全两种状态。他在酒店和刘若钒住一屋,问他怎么没和孙世林住,他说“孙世林和吕品住,我们老的带带小的”。

  秦升很欣赏刘若钒,他说,“我跟你讲,这小孩踢得真不错,将来有前途。其实刘若钒也能踢右边,徐骏敏现在受伤真的也可以试试用他。”刘若钒看到这个老大哥,既尊敬又有点犯怵。他想起上周六的训练,“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我训练的时候老失误。传球、带球,总之各种失误。到了后来,我自己都急了。而他就那么一直耐心地鼓励我,提醒我。”虽然现在秦升逢人便拿自己是预备队员自嘲,小翻译王侃有次拿了个足球找他签名,他说,“我个预备队的,找我签名干嘛!”但是在心里,他从没有忘记自己作为一名老队员对于球队和队中年轻球员所担负的责任感。

  还想重回球场证明自己

  丽江早晚的温差很大,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的他话说到一半一拍自己的膀子喊了句,“这里怎么这么冷,我连长袖都没带。他们都带着了,就我没带!”一双跑鞋松松地套在脚上,鞋带没有系上,他说自己的跟腱炎到这会儿还没好。当着全队的面宣读检讨书那天,就是因为跟腱炎的问题,队医叮嘱他穿了双拖鞋。范志毅说,他有时候会提前结束训练去队医那里治疗自己的跟腱炎。“现在还疼着呢,这跟腱伤是我老伤了,要想彻底恢复的话,估计没个两年好不了。但也不碍事,不影响比赛。”

  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聊起那张红牌,和随之而来的一连串让人匪夷所思的处罚决定。他完全不介意,他说,“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呗。”“你受处罚后我们也一直没好好聊过,其实最想问问你,你事后后悔吗?”他不假思索地回了句,“这事儿,后悔也没用啊。球场上的事情……我有个朋友跟我说过,‘上球场就跟上战场一样。’头脑发热起来啥都管不了,事后再后悔又有什么用?”“我们都觉得你罚得太重了,甚至一度担心以你的性格可能会一气之下决定退役了。”他笑,“退役干哈呀?我还想着重新回到球场证明自己呢。”

  “难道真的没有感到一丝委屈吗?世界上犯规比你严重的多得是,苏亚雷斯咬人也才10场。”他沉默了片刻,说在自己的处罚决定出来后,好多朋友拿各种各样的例子和他的作对比,说这个人打裁判的手怎么没事,那个人踩踏只罚了几场,他听了也就笑笑。他的态度就是,自己犯了错受罚是应该的,但得有理有据。拿得出处罚的依据,多少场自己都认,这也是他提出上诉的原因。

  在大家事后的讨论中,一直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当时做出这个举动的原因。队内队外有很多种说法,其中也有恶意的猜测。他说,他不会在意人们怎么去说自己,他强调,“我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这些说法中让人注意的一点是他太太赛后微博里发的,自己在比赛前夜和他吵架了。“是真吵了还是你太太想为你揽责任?”“真吵了,”秦升说,“还真挺奇怪的,我每次和我老婆吵完架,不是输球就是受伤。就像在恒大那会儿,吵完之后第一场比赛我就伤了,一伤就伤挺久。但夫妻俩吵架多正常呀,谁不吵?觉得夫妻不该吵架的那都是没结过婚的人。”

  时刻自嘲“预备队一员”

  这场比赛他的名字出现在替补阵容里,半场结束,遇到记者,问他下半场会不会上,他又是一脸无所谓的笑容,“我个预备队的踢啥呀?”他一直是这样,习惯用戏谑掩饰自己的内心。实则在场边,他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做着热身,主队看台上的球迷向他喊,“秦升加油!”他一低头,把准备运动做得更加投入。

  到他终于出场的时候,看台上发出了一大片含义不明的叫声,并持续了一阵。分辨不出是嘘声还是喝彩声,也许是两种声音掺杂了一起,就像围绕他这个人,始终有两种互相碰撞的观点。但他是不会在乎的,他和马丁斯拥抱了一下,跑上了草地。

2017-05-05 19:31  阅读量:70